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福利解决方案 > 正文阅读

组织在职研究生考试作弊 “高人”被判一年六个月

发表日期:2021-07-06 04:39  作者:admin  浏览:

  www.018ro.cn办公家具厂家应该怎么去做电商?。“手机都扔了,有家不能回,天天露宿街头,漂泊600多天,今天终于解脱了。”当戴上手铐时,潜逃了600多天的“高人”毕勤天居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而与此同时另一名同案犯老师宋天雷在他的劝说下也到其所在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2021年2月3日,黄岛区检察院依法以组织考试作弊罪对毕勤天、宋天雷(均为化名)提起公诉,2021年3月1日,二被告被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随着最后两位被告伏法,历时三年的跨越两千公里组织考试作弊团伙案终于落幕。

  事情还要从2013年讲起。年近而立的黄黎明常住青海省西宁市,他曾帮着别人做过四年的教育培训中介服务,看着别人挣得荷包满满,想着自己也可以创业一把。

  经过考察,他选择了在职人员研究生、经济师职称这类学员不差钱、时间短的培训业务。虽然在职人员当学员不差钱、目的性也很强,但是他们本职工作都很紧张,底子又比较差,其中还有不少人都急于求成、只想混个文凭,学习就效果可想而知。再加上黄黎明自己一没名校招牌、二没优质讲师,考试通过率一直很低,几年经营下来,情况颇为惨淡。

  如何提高通过率?怎样吸引更多的培训学员?这成了黄黎明心头的一大难题。四处打探,他从网上听说了一些“捷径”。

  而就在这时,他无意间遇到了曾经的学员小张。小张曾经在他的学校培训,却没通过考试,后来他转投到了别家,没想到只考了一次就过了。

  小张的底子有多差,黄黎明心里很明白,居然换个培训班就能过,这培训班是不是太厉害了。在他的反复追问下,小张才给他透了个底,说是培训班里有高人,给他们专门指点,保证大家一次就过。高人,这让黄黎明心头一热。对呀,要是自己有高人指点,不早就发财了。还等什么,黄黎明第一时间要到了高人的电话号码。

  “高人”不姓高,但直到见到警察,黄黎明也不敢说自己知道的是“高人”的真实姓名,反正QQ加个好友,火热地聊起来就是了。两个都是通透的人,不用说得太明白,一来二去就知道身上戴个小白盒,所有考试就能顺利过。光说不练可不行,2016年,黄黎明和“高人”初次合作,组织了10多人参加了一次考试,居然没被发现,效果良好。

  赶紧支棱起来。没个帮手可不行,他从58同城上招了个文员,帮着发布宣传广告,统计学员情况,搞搞培训咨询。有了帮手,就要扩大规模了,什么赶集网、58同城都成了他的宣传渠道。

  光说通过率高,可没人信。他给自己起了个响亮的名头,西北某著名师范大学的授权单位,专门负责在职研究生等项目的培训。每人收费2万8.保过,不过的全额退费。

  在他的蛊惑下,光在西宁就招到了16个学员,宁夏11人。他红火的样子,还吸引到了一些“同行”,有两个同样搞培训班的人出差路过西宁,看到了广告,就打电话要求合作,一群“明白人”共同做起了“生意”。一个帮他在新疆招到15人,另一个则在北京招到5人,这些熟人介绍的,黄黎明都欣然打折,新疆的收2万5.北京的优惠力度更大只收2万。

  “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提高通过率,我们不可能培训考试内容,我们培训的是作弊设备的使用方法。”招收回来了学员,黄黎明对学员直言不讳,办事员也明白了真相,而他们都以沉默表示了赞同。

  可是去哪儿考,答案谁来出?黄黎明抓紧时间和“高人”合计,“高人”在山东一带活动,于是敲定大家在山东参加考试。剩下的就是答案了,经多方打听,黄黎明最终锁定了老师这一职业优势。

  30多岁的宋天雷是研究生学历,因为文笔出众,在读研究生期间就干起了“副业”,给别人代写论文,并日渐受到圈内的认可,毕业后谋得了某学校辅导员的职位。

  黄黎明几经辗转,托人联系到宋天雷,许诺可以在日后介绍一些需要代写论文的客户给他,请宋天雷帮忙找几个学习好的学生负责提供试卷答案。几经纠结,在利益的驱使下,宋天雷还是同意了,随后通过做线名成绩优异的在校学生,以勤工俭为由,让学生们帮着答题。

  考试答案找到了,准备工作就紧锣密鼓地开始了。黄黎明通过一个叫江镇的人购入大量的作弊设备,随后,他带着50余名考生风尘仆仆地从西宁赶到山东,与“高人”组织的其他考生汇合。

  考试在即,黄黎明开始对参与考试的人员进行突击式统一培训,详细讲解材的使用方法。深知细节决定成败的他,还特别嘱咐:男生穿高领毛衣,女生披肩长发,裤子要宽松,裤子口袋掏个洞。

  2017年12月23日,2018年全国在职硕士研究生考试如期进行。想着天衣无缝的计划,黄黎明开始等待大把钞票入账。可是他并不知道法网早已落下,公安机关相关部门提前掌握了他们的情况,就在考试的当天,部分使用作弊设备的考生在考场被抓现形。

  很快黄黎明和办事员落网,听说黄黎明出事后,和他搭伙的各路人马做鸟兽散。带着接收器守在学校边的帮手,逃回了老家。一个月后,他觉得风声已过,又回到了工作的地方,没想到第二天还没出门就被堵在了屋里。这位帮手的到案又牵出另一对搭黄黎明顺风车招生作弊的夫妻。招到新疆生的“老朋友”在路过兰州时,被铁路公安抓获,4名在校学生“答题手”也于2018年3月归案。

  公安机关将案件移送黄岛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后,检察官全面审查了卷宗材料,认真分析每个嫌疑人在全案中的作用,和各个嫌疑人之间的关联性。经过深挖案件细节,检察官先后提出多份详细的补查提纲,并要求追诉帮助黄黎明在北京招生的朋友。

  黄岛区检察院先后以组织考试作弊罪对黄黎明等6人分别与于2018年5月14日、10月12日提起公诉,并结合案件事实、情节及被告人认罪认罚的态度依法提出量刑建议。黄岛区法院经审理全部采纳了检察机关的指控意见,以组织考试作弊罪分别判处黄黎明等6人有期徒刑六个月至三年不等刑罚,并处罚金。一审宣判后,各被告人均表示不上诉。对于4名作为“答题手”的在校大学生,检察机关充分考虑其自首、从犯等情节,以及平时在校表现情况,作出相对不起诉处理。

  直到2019年8月,检察官接到了电话,公安机关告知“高人”毕勤天迫于公安机关开展的“云剑行动”的压力前来投案自首。10月,老师宋天雷也来主动投案,该组织考试作弊团伙人员全部落网。

  2021年2月3日,黄岛区检察院依法对毕勤天、宋天雷提起公诉,2021年3月1日,被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在公安与检察干警的共同努力,历时三年的跨越两千公里组织考试作弊团伙案终于落幕。

  天上不会掉馅饼。检察官告诫大家,对黄黎明等经营者来说,光想钻法律空子赚快钱,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对宋天雷及“答题手”之类在校师生来说,只学知识、不学法律、不学做人,很有可能走上歧路;对广大考生而言,学习应该亲力亲为,既不会有越俎代庖的“枪手”,也不会有一步登天的“捷径”,踏踏实实学习才是根本。